男子捡到钱包竟要女生陪睡才归还 淫性大发陪睡

  • 文章
  • 时间:2019-03-11 13:21
  • 人已阅读

我国《侵权责任法》已经将安全保障义务制度加以明确规定,但纵观我国安全保障义务的相关立法与司法实践,此制度仍然存在不完善之处,在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形态上,尤其是第三人介入侵权的情况下,安全保障义务人与第三人责任形态的归属,存在广泛的争议。本文以安全保障义务的性质与立法意图为基础,探析安全保障义务人直接侵权与第三人介入侵权的责任形态问题,坚持在保护受害人的权益得到充分救济和安全保障义务人的权益之间寻找平衡点。安全保障义务;第三人介入侵权;责任形态关于安全保障义务,我国的相关规定主要有《侵权责任法》第37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和《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6条“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第三人侵权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由实施侵权行为的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有过错的,应当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赔偿权利人起诉安全保障义务人的,应当将第三人作为共同被告,但第三人不能确定的除外。”其中《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颁布在先,《侵权责任法》对安全保障义务的规定可谓进一步修正。从条文上看,安全保障义务的含义更为明确,且范围一定程度上有所扩大。此外,安全保障义务的相关规定还见于《消费者权益保障法》、《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规章中。然而在此众多的规定下,我国安全保障义务制度的责任形态并不明确。因此,学术界存在不少争议。笔者将结合安全保障义务的性质与立法意图对此问题阐述自己的看法。一、安全保障义务的性质与立法意图(一)安全保障义务的性质我国安全保障义务的相关规定由借鉴大陆法系相关规定而来,大陆法系主要国家并没有对安全保障义务作出一般性的规定,而是通过不断审理此类案件而最终确立安全保障义务的相关内容,也即是通过司法判例而形成,因此,安全保障义务的性质不乏争议。学术界主要存在附随义务说、注意义务说和法定义务说的争论,随着时间的推进与法学研究的进步,违反安全保护义务的责任从契约责任性质说转向侵权责任性质说,因此,目前的主流观点已然是法定义务说,此法定也即指我国侵权责任法等相关法明确规定。但是,笔者认为,虽然我国的法律法规规章对安全保障义务进行了规定,但仍然有很多非制定法对安全保障义务进行了界定,制定法的范围并不能完全涵盖安全保障义务的范围,因此,法定义务说对于安全保障义务的规定是不全面的。尽管如此,对安全保障义务性质进行探讨为进一步分析研究安全保障义务提供了理论基础。(二)安全保障义务的立法意图安全保障义务最初产生于合同中,作为一种合同附随义务。但是随着各种利益冲突的加剧,其作为一种附随义务已然不足以全面保障受害人的权益。安全保障义务的立法对安全保障义务要求的范围逐步扩大,以期最大程度保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安全保障义务的性质才逐渐由合同法性质转向侵权法性质,让服务场所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经营者承担侵权法上的安全保障义务。由此,可知,安全保障义务的立法意图在于保障受害人的权益得到保护,同时平衡安全保障义务人、第三人、受害人之间的权益。二、安全保障义务制度的责任形态探究从上文的分析中可知,安全保障义务的性质和立法意图都指向最大程度的保障受害人的权益,同时追求安全保障义务人与受害人之间的权益保护平衡。下面便在安全保障义务的性质和立法意图的指导下探讨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形态: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以是否有第三人介入而区分为两种不同的责任类型,一是义务人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直接导致他人遭受损害的责任;二是义务人未尽安全保障义务而使被保护人遭受第三人侵害的责任。[1](一)义务人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直接导致他人遭受损害的责任形态依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第一款的规定,此种情形安全保障义务人因自己违反法定义务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其只涉及义务人与受害人,由义务人自己承担侵权责任,这是一种直接责任,直接适用过错责任原则。此类情形的责任形态并无争议。(二)第三人介入下的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形态在第三人介入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情形下,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并不严谨。我国《侵权责任法》第37条第2款的规定与《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相比较,删除了安全保障义务人追偿的权利,并规定了安全保障义务人在没有主观过错的情况下只承担一定的补偿责任。此种规定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争论:有的学者采补充责任说,认为第三人介入情形下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的是一种补充责任,其仅在其责任范围内、第三人不确定或没有能力承担责任的情形下承担责任。也即是,首先由第三人承担全部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不承担,第三者不确定或无能力承担赔偿责任时,安全保障义务人才承担全部或部分责任。但此种学说下仍然存在分歧,有的持此学说的学者认为,安全保障义务人在此情况下,仅在其责任范围内承担补充责任,但也有的学者认为,其补充责任的承担不在于他的责任范围而在于第三人的赔偿能力,第三人没有赔偿能力时,安全保障义务人便需要承担全部责任。如梁慧星教授主张“经营者承担责任的范围取决于第三人的赔偿能力,第三人的资产不足承担全部侵权责任的部分由经营者补充承担。”[2]有的学者采连带责任说,认为安全保障义务人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才使得受害人受到第三人的侵害,因此需与第三人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安全保障义务人仅在其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义务,对于其承担的超出其过错范围的责任有权向加害人追偿;有的学者采按份责任说,认为安全保障义务人与加害的第三人之间根据事件发生的原因力和两者之间的过错大小来划分责任的大小;还有的学者采不真正连带说,认为受害人即可以起诉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全部责任,也可以起诉第三人承担全部责任,还可以将安全保障义务人和第三人列为共同被告承担责任。此学说在从程序上看,并无过多要求,从效果上看,安全保障义务人只在其安全保障义务范围内承担补充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责任在第三人承担了全部赔偿之后免除。安全保障义务人向第三人追偿也只限于其承担了补充责任的情形。如果在第三人不明或不能确定的情况下,受害人可单独起诉安全保障义务人,安全保障义务人应在其责任范围内承担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安全保障义务人在第三人能够确定的情形下方可向第三人追偿。笔者认为,上述观点均有合理之处,但却只侧重保护一方的利益,(补充责任说、连带责任说、不真正连带责任侧重保护受害人,却给安全保障义务人带来过重的责任负担,当然,有的学者认为,不真正连带责任说中,安全保障义务人有权第三人追偿,因此安全保障义务人的责任负担并不过重,然而,当第三人不明或第三人没有足够的赔偿能力时,安全保障义务人不免承担起全部的责任。而按份责任说偏向安全保障义务人,但往往在很多特殊情况下,如第三人没有足够的赔偿能力时,受害人的损害将难以得到充分的保护,)总之均没有考虑到安全保障义务人和受害人之间的利益平衡。也即是“在确保受害人的人身和财产的保护的基础之上,实现经营者在服务场所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即相应的法律责任,与其在经营活动中获得的收益和经营者的风险控制能力相平衡。”[3]因此,笔者主张,对采用何种责任形态的判断首先应进行一定的价值判断,这也是本文之所以运用大量篇幅分析安全保障义务的性质与立法意图的原因。安全保障义务的立法意图首先是为了保障被侵害的权益,受害人的损害不能得到充分的救济,安全保障义务的相关立法的法律效果便会降低,其次也要考虑受害人损害的救济与安全保障义务人的利益(经济承受能力、合法经营的积极性等)之间的平衡。安全保障义务人是当然的承担着安全保障义务,但这样的一种义务并不是绝对的、无条件的。在安全保障义务人提供保障的同时,被保障人也应当具备一定的自我保护、注意义务。虽然安全保障人的义务占主要份额,但不能完全忽视被保障人的自我保护义务。否则,在过分强调安全保障义务人责任本就有失公平的规制下,还很可能出现第三人与受害人串通,恶意向安全保障义务人索赔的恶劣现象。因此,笔者主张,首先,行为人已经尽到了其对他人的安全保障义务,则不应再承担法律责任。[4]此外,无论何种情况下,安全保障义务人都只能在其责任范围之内承担责任,其赔偿责任的大小不因第三人赔偿能力的大小而可能承担部分责任,可能承担超出其责任范围的全部责任。从程序上,受害人先向第三人主张赔偿,如若第三人有能力赔偿,进行赔偿,赔偿后可以在安全保障义务人的责任范围内追偿;如若第三人没有能力赔偿,受害人可以主张安全保障义务人责任范围内的赔偿。参考文献[1]徐璐.试论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形态[].法制与社会,2013(1):297.[2]梁慧星.中国民法典草案建议稿附理由(侵权行为篇继承篇)[].法律出版社2004:20.[3]王楚.论侵权责任中公共场所的安全保障义务[].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11(1):114.[4]汤啸天.经营者场所安全责任的合理边界[].法律科学,2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