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殇

  • 文章
  • 时间:2018-10-09 09:38
  • 人已阅读

如水,淌过我的面颊,运动着一片空明。。

如风,拂过我的心轨,浸上满满的凉意。

踮起脚尖,昂头,微动鼻翼,肆意的享用这奢华的月色。

月,惟有回想与孤寂与之相伴。在这一刻,我有如许淡淡的明悟。而后那些深埋在心底,被踩得结结实实的影象,倏忽地跃在面前,与流淌的月光影影绰绰的交相掩映着。而月,经由千年来文人骚客的吟哦弹唱,愈发的寥寂。我想。不管月能否经得起孤寂的吟咏,总之,它的孤寂与它的凄美如影随形。但庆幸的是,我不会如三毛一样“爱那一场场繁荣落尽的曲终人散”,由于现在,我还不懂孤寂,今晚,只求挽留住回想与凄美的月光就够了。

踮起脚尖,伸手,把最初一缕月光拉进笔尖,囚于笔墨里。

?

?

上一篇:记一次做错的事

下一篇:没有了